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劍刃舞者 愛下-第四千五百七十二章,四象大劫鑒賞

網遊之劍刃舞者
小說推薦網遊之劍刃舞者网游之剑刃舞者
苍天之火焚烧之下,神霄那放弃了任何抵御手段的灵核顿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瓦解开来!看到这一幕,会长瞬间泪流如注,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嚎哭!
不比被痛苦吞没了思考的会长,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永琳,瞬间便已经明白了神霄此举的打算。虽然如此,但对于神霄所作出的打算,永琳还是感到震撼非常!稍微缓和了一下激荡的心绪后,永琳抓起几近失控的会长便说道:“镇定下来,不要影响了你父皇,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悲恸中的会长听到永琳的话,被痛苦所淹没的理智逐渐地恢复,泪眼婆娑地转过脸,充满了希冀之色地望向永琳。
永琳满眼心疼地给会长擦掉泪珠,轻声说道:“你父皇正在尝试冲击生死大关,一旦成功,他将彻底扭转自身的生死,完成真正的重生,如果成功,那么,天地间,便将再填一名圣人!”
闻言,会长脸上便充满了错愕之色,而旁边的徐福等人也是满脸的震惊。只剩下了一道神念,并且大道之中的痕迹被彻底抹除,若非在身前偶然创造出来了一颗灵核,早就已经彻底消逝于这天地之中!然而此刻,仰仗着这一缕神念,神霄竟然打算逆转生死,完成重生,甚至一举证道成圣!
正常状态下,想要证道成圣,本就已经极为困难了!而神霄现在所有的根基,就仅剩一缕神念,以此证道的可能性,将无限接近于零!
“未必!”永琳的话瞬间打消了会长心中才刚升起的悲戚,在她充满了袭击的目光注视下,永琳望向了神霄,并注视起了神霄手中的“原初”。
“一平所炼制的这把剑,带有强大的混沌法则,而它被赋予的概念,又契合了你父皇的大道,所以,眼下你父皇与剑的气息,已经融为一体,成为剑这一概念的存在!”
“父皇,成为了剑的概念?!”
在会长错愕的眼神中,永琳缓缓地点了点头,“正常状态下,这种情况是无法发生的,但是,混沌的法则力量,为你父皇创造了这一可能性,所以,如今正在历劫的,已经不是你的父皇那一缕脆弱的神念,而是剑这一概念的存在!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听完永琳的话,会长一颗心瞬间便提到了嗓子眼!不过,和之前相比起来,此刻她的心态却是已经镇定了许多!如果只是一缕神念在历劫,那么神霄必死无疑!但是,现在的神霄,就是剑的概念!对于自己的父亲,会长充满了强烈的信心,她的父亲就是剑,就是这天下最强的剑!
“父皇——!”会长的声音瞬间便越过了海面,抵达了历劫的神霄耳中,“母后和我们都在等您回家呢,您一定要回来!”
苍天之火下,神霄嘴角露出了温馨的微笑,而后便轻轻地点了点头,见状,会长顿时便松了口气,随即露出了喜极而泣的笑容。她的父皇从来没有骗过她,既然父皇点头答应她了,那父皇就一定会回到她们身边的,一定会!
量子帝国之幽冥世界
神霄虽然答应了会长,但是,他现在的状况却一点儿也不轻松。灵核在烈火之中崩溃,其灵粹被原初所吸收,使得他与原初的联系,更加的紧密,但也形成了永琳所说的局面,剑在人在,剑毁人亡!他必须得保护好原初不被天罚所摧毁,但是,因为灵核已经消失,此时的他,已经成了无根之源,所能仰仗的,只有身上所仅存的力量,而无法再通过灵核进行恢复。要如何利用好身上仅存的力量,度过眼前的难关,成了神霄生死攸关的难题!
神霄剑意冲天,他并没有选择防守,而是用攻击对抗天罚,剑是用来进攻的,并不是防守用的道具!滔滔烈焰不断倾注而下,仿佛无穷无尽,誓要将引动天罚的原初焚烧殆尽!火的概念与剑的概念与天际交汇,碰撞出了毁灭性的规则波动,将空间撕得支离破碎!
神霄的剑意未有丝毫的衰弱,但是,伴随着与苍天之火的不断对抗,沉浸于剑意之中的林铮,却极为敏锐地感应到了剑意的锋芒在逐渐萎缩!
猛然间,林铮自顿悟之中睁开了双眼,目光所至,便见神霄依然立于天地之间,其强大的剑意化作擎天巨剑,正面对抗着滔天的烈火。
此前陷入了顿悟的林铮,根本不知道神霄现在是什么状况,但是,眼前的状况,却让他本能地感到不对劲,不该是这样的!
“啪!”后脑勺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转过头一望,这就迎上了会长怒气冲冲的眼神,瞬间便让林铮缩了缩脖子,刚才不都打过了么,怎么还打啊!
永琳有些无奈地看着林铮,对于他的反应,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不过,林铮醒过来时所露出的表情,却是让永琳有些在意,当即便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啥?”
“你看到神霄的时候,想到了什么。”
“是这个啊!”林铮恍然大悟,看到会长的手又抬了起来,赶忙招架着便说道:“我就是觉得有点儿不对!”
“当然不对了!”会长气愤地说道,“父皇现在正在历劫,非常危险呢!”
哈——?!林铮听得不由一阵瞪眼,完全弄不清楚会长殿下的思路,神霄前辈不就是接手个兵器的天罚而已,以神霄前辈的本事,这有什么危险的!
不过,这话也就只敢藏在心里头了,说出来绝对会死的很难看!于是林铮转而正经地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啦会长殿下,是方式啦方式!”
“方式?”
迎上了永琳疑惑的眼神,林铮这就点点头道:“对啊!我还以为永琳你也看出来了呢!”
这话却是把永琳给问得有些懵,“看出来什么?”
“剑和火!”林铮回答道,“这两个不该是对抗的关系啊!咱们炼制得再好的剑,不都是从火里面炼出来的么!”
听罢,永琳和会长都不由一愣,看得林铮有些莫名其妙的,就在他伸手朝两人眼前晃了晃之后,这就挨了两人同时一巴掌,完了会长便欣喜地冲到海边,对着神霄便大喊道:“父皇——!真金不怕洪炉火!”
“会长殿下,咱们这说的不是金子呢!”
才说完,这就挨了永琳一巴掌。看着这没弄清楚状况的笨蛋,永琳是一脸的哭笑不得,不过,永琳却也没有提醒林铮的意思,这样让他以这种淡然的心态看待神霄历劫就好,或许,在他这种视角,能够看到更多他们所没有注意到的东西,就像“剑与火”的共存。
会长所说的话虽然并没有直接提到剑与火的关系,但是,神霄和等人也,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提示,他便足以参透其中的道理!是以,在听到了会长的话之后,神霄瞬间便有种豁然开朗的舒畅,脸上随之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不过,这种道理,听起来不像是小月那丫头能够想到的,她的心思并没有那么纤细呢!眼角一瞥,神霄发现了遭到永琳制裁的林铮,一瞬间,神霄眼中的笑意,便不由浓烈了几分。果然,这孩子总能在关键的时候,给他带来希望,他灵核、他的妻子,还有他的现在!
真是一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好孩子啊!就算是为了守护好这个孩子也好,这一关,他九重神霄,也必须得闯过去!
“轰——!”伴随着神霄的剑意骤然收敛,滔天的烈焰瞬间便吞没了他与原初的身影!虽然早已有所准备,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还是不由得让众人一阵胆战心惊!不过,众人都相信神霄,相信他,绝对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力量给压垮的,因为他是九重神霄啊!
烈火焚烧之下,神霄与原初皆被点燃!然而,烈火却并不能将他们烧成灰烬,他们的身躯在于烈火之中,逐渐地与烈火相容,火焰的概念与萦绕于剑身上的剑意交融于一体,被不断地吸收到了剑身之中。
是啊!他就是剑,剑的锋芒,自烈火的锤炼之中而来,火焰并非是他的强敌,而是他最好的伙伴!
骤然之间,一道耀眼光芒冲天而起,没等海岸上的众人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结果下一刻,天际的劫云便猛然崩溃开来,呈现出了被洞穿了万里的混沌!
仰望着那空荡的混沌空间,林铮眼睛都瞪大了,这是何等丧心病狂的剑意,才能才一瞬之间将万里的混沌给一扫而空的,和这剑意相比起来,自己所掌握的冰牙剑意简直弱爆了好么!
伴随劫云崩溃,残留的火瀑化作了盘旋的火龙,缓缓地汇聚而下,最终与神霄手中的原初融为一体!
看着神霄成功地战胜了苍天之火,会长顿时便惊喜地握紧了拳头,而徐福几个酒友则开怀地大笑了出来,口中连连称好!
然而,就在众人欢庆之时,被神霄所击穿的劫云却再次汇聚而来,看得众人的喜悦随之戛然而止。
“这天罚也太麻烦了吧?!那么大阵仗了都没完,还来!”
听到林铮这不清楚状况的抱怨,一个个下意识地翻起了白眼,巽和阿劫想提醒这笨蛋一下,最后还是算了,免得让这个笨蛋在这种时候生出来不必要的负罪感和自责。
就在林铮抱怨之际,漆黑如墨的劫云,顿时顿时便降下了黑色的龙卷,见状,会长立马便冲到了林铮身边揪起了他的领子,“快说!这状况应该怎么应付比较好!”
林铮一阵瞪眼,你可是圣人啊!那么丰富的经验和阅历,现在你竟然来问我?!
“瞪什么瞪!”会长没好气地说道,“让你说你就说!”
好吧!会长殿下么……是真的招惹不起!让说就说呗!
“要从剑的方面入手!”会长强调了一下,免得这笨蛋答非所问的。
“那就从风炼法的角度来说吧!”林铮一本正经地说道,“风炼法适用于各种材料的剑,而和火炼法不同的地方在于,风炼的过程中,对材料的韧性做出了巨大的考验,所以了,由风炼法所炼制出来的剑,虽然并不一定是最锋利的,但一定是最坚韧的!”
会长听完便两眼一阵发光,再次冲向海边便喊道:“父皇——!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听完会长的话,林铮转过脸便望向永琳,“会长殿下这是干嘛呢?太大惊小怪了吧!”
永琳哭笑不得地看着林铮,不过心里却是非常的开心,果然,让这个傻瓜保持旁观的心态,是正确的,他们的心绪已乱,根本没办法像他一样看得清楚。随即,永琳也没有向他解释什么,只是抬手便朝他的脑门上敲了下,继而望向了历劫之中的神霄。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顿悟到了其中的大道至理后,神霄直接便将抓着原初,负手而立,这一刻,他便如那千仞之崖,任风暴如何吹袭,依旧岿然不动!风暴未能将他与原初侵蚀粉碎,然而磨砺了他们的锋芒,也让他们的锋芒,在这风暴这种,逐渐的内敛而沉稳,真正地化作了不可撼动的高山!
剑意已成,神霄淡然一笑,信手一挥,那自天席卷而下的风暴,便仿佛受到了高山所阻隔一般,瞬间崩溃瓦解,看得徐福等人再次发出了振奋的喝彩!
“有完没完了这是?!”林铮瞪大了眼睛盯着空中再次翻腾起来的劫云,两轮那么大阵仗的天劫都不够,还来!这不是欺负人么!
林铮这抱怨的话音刚落,一点雨水便从劫云中掉落,随之一阵滂沱大雨便倾盆而下,看得林铮一阵目瞪口呆!之前是那么大场面的风火大劫,现在,你就这?!
“火、风、现在是水,没有料错的话,在这之后,应该还有一轮,这该是一个四象大劫。”
四象大劫?听到永琳的话,林铮这才反应过来,如果是按照四象之力降下大劫的话,那这倒也比较合理,就是这大劫的强度……怎么有点儿乱七八糟的呢!
“你真以为这水劫很弱么?”永琳神色严肃地盯着林铮,看得林铮不禁一阵错愕,没等他反应过来呢,耳边便响起了会长的惊呼。
鄉野小神醫
听到会长的惊呼声,林铮赶忙便朝神霄那边望去,这一看之下,顿时瞪大了眼睛,却见大雨之中的神霄,此刻就仿佛是一尊泥菩萨,正在一点点地消融!
“快!快——!”会长神色着急地冲到林铮面前,“这次又该是什么办法呢?”
水,堪称是百兵之敌,诸天之中,能够迅速将兵器摧毁的,永远不是火和风,而是各种离谱的液体!不过,林铮脑袋里面从来就不缺少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既然风炼法和冰炼法都是可行的,那为什么不能有水炼法呢?
本就是一个科学家出身的林铮,对于溶液这种普遍存在的物质可是非常之熟悉的,不过,水炼法这种,还只是存在于林铮的设想之中,却并未付诸于实践,虽然如此,但也并不妨碍林铮拿来当做应对方式告知会长的。
“我最近呢,研究出来了一种水炼法!”林铮一本正经地说道,听得永琳都不由一阵狐疑,就连她这个以器证道的圣人,都还是第一次听说水炼法这种东西呢!
永琳都不知道的东西,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听完之后,那是一个比一个懵圈的。这时林铮便解释道:“水炼法,适合用来炼制多种属性兵器!一般来说,对立属性的材料,是很难完成融合的,但是呢,利用水炼法,可以将材料分解成各种不同特性的溶液,从而让材料紧密地融合为一体!理论上来讲呢,因为每种材料所具备的特性各不相同,所以,溶液的种类越多,最后所炼制而成的兵器,能力也就越强大!不过这种炼制方式比较困难的地方在于,很难把握好各种溶液的比例,比如说……”
“够了——!”听林铮这架势,这是准备来个长篇大论,试图把他这新发现的水炼法给大家解释个透彻的!就先不说大家能不能理解他这种奇妙的思维了,神霄那边可也等不了他那么长时间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会长殿下只需要知道个中的原理,那就足够了!
当即如获至宝的会长便冲回海岸,高声大喊:“父皇——!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我这说的是这个道理么?”林铮转过脸望向永琳问道。
永琳忍俊不禁地盯着这傻瓜,“你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你还不知道吗?”
林铮挠了挠头,嘛——!就当是这个道理好了!
“回头,把你这水炼法的内容,给好好地整理一下,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听到永琳的话,林铮立马就放弃了思考,满脸笑容地点头道:“没问题!这个感觉有很大的研究空间哦永琳!就是暂时好像处理不来太过高级的材料。”
永琳听罢这就微笑着说道:“慢慢来就是,新鲜的事物发展起来总不会那么的迅速的。”
而这个时候,历劫中的神霄,整个人都在滂沱的大雨之中崩溃了,看得会长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叫,把林铮都给吓了一大跳的。
然而,等到林铮望去的时候,神霄却在大雨之中岿然不动,不仅没有出现什么新状况,就连身体也已经恢复如初,不再像之前的泥菩萨一样不断崩溃的,看得林铮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不是挺好的么?!
看到神霄由散落的雨水再次汇聚成形,惊叫之后的会长不由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就是眼角还是不由自主地掉下了泪珠子,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的父皇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火、风、水,三大劫已经度过,就只剩下最后的“地”之劫了!从喜悦之中回过神来的会长,不等地之劫降临,便冲到了林铮面前,“最后一个大劫了!快说,这次要怎么办!”
“诶?这不应该是最容易的大劫么?”
看着林铮错愕的表情,会长不客气的一巴掌就拍了上去,“这可是最后的大劫的,能是最容易的么!你上次渡劫的最后一劫很简单吗?”
“那不一样啊!”林铮搓着脑门说道,“我那是层层递进的天劫,而现在这个很明显是个并列项啊!四大劫就没有个谁强谁弱的、”
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呢!心急则乱的会长有些恍然,不过还是催促道:“反正你快点儿说 ,最后一劫马上就要来了!”
“会长殿下啊!”林铮无奈地说道,“这个就算是不会炼器的也懂吧!剑这个东西,对大家来说的印象,那就是金属制作而成的,金属从哪儿来的?土生金啊!就我看来,四大劫里面,就数这地之劫最没排面了!”
土生金!!听到这个提示的会长顿时喜上眉梢,也没工夫和林铮再废话墨迹的,赶忙冲回海边便喊道:“父皇——!地生万物,生生不息!”
“所以说会长殿下干嘛每次都这么一惊一乍的?”林铮再次困惑地望向永琳,“就好像天罚不是原初的,专盯着神霄前辈一样!”
听罢,永琳这就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这个傻瓜究竟是聪明还是笨的!只能说道:“少说话,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最后一大劫,终于降临了!霎时间,劫云之下的空间便凝聚出了磅礴的浑浊气体,林铮还没弄明白那是什么玩意儿,永琳便给解释道:“那是开天浊气!盘古开天之后,清气上升,化为天,浊气下降,化为大地,这就是那开天浊气!”
林铮听得一阵惊奇,“开天后到现在,还有浊气残留下来么?”
永琳没好气地一笑,“这是老天爷降下的天罚,在老天爷的私房里面,什么东西没有的!”见得林铮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永琳便又说道:“当然了,姑且还是有些残留的,小雅那边就有哦!”
就在两人谈话之际,那磅礴的浊气瞬间便朝神霄汇聚而去,只是顷刻之间,便将神霄整个人完全吞噬其中!看得叫人提心吊胆的!而在将神霄整个人完全吞噬之后,那磅礴的浊气便迅速地变化,由浊气,化成了厚重的大地,并在顷刻之间,将坚不可摧的天劫壁垒,撑破得支离破碎!